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激情  »  精液的洗礼

精液的洗礼

添加:来源:jelitayu.com人气:17423

我和妻子林婉如是在大学时认识的,她学中文,我
学农林,最初的认识是在一个校办的一个联欢会上,当时看着清秀的妻子在台上
扭着小蛮腰跳舞,齐耳的短发随着雪白大腿的踢踏不断地飞扬,那尖挺的琼鼻、
微翘的小嘴、妩媚的英姿一下把我迷住了,然后就是不惜一切的死命追求,终於
在大二时把她追到手。
  当时人也比较单纯,没有那么多淫荡的思想,能搂着她、牵牵她的小手我也
挺知足了。我们保持着纯洁的男女关系,一直到毕业,其间妻子也挺奇怪,我居
然对她没有任何乱来,我现在回想也挺不可思议的。妻子一直为我保留着纯洁的
处女之身到婚后。
  毕业后我任职於一家供销公司,供应农产品的,我的主要职责就是跟单、维
护客户,因为责任心强,短短一年,我由一个大学毕业生晋升片区经理,公司几
乎三分之一的客户都是由我在维护,在公司里处於举足轻重的地位。而我的死党
阿志和他老婆佳慧也任职於这家公司,不同的是他们是学生物学的,主要是从事
技术工作。
  我和妻子的婚礼在毕业后的第二年终於举行,赶巧的是,结婚的那几天正好
是妻子的月经期,使我没法在洞房当天就如愿品嚐到妻子的肉体,没想到这一耽
搁,却让妻子的娇嫩处女穴让别人给破了。
  婚礼后第三天,阿志和他老婆约我们夫妻去K歌,说为我们庆祝有情人终成
眷属。K歌、喝酒,随着气氛的上来,我们越玩越嗨,四人喝掉了整整两箱的啤
酒,妻子红彤彤的精緻小脸蛋在酒精的映照下分外诱人。这时阿志的老婆佳慧提
议:「我们来玩真心话大冒险,转盘转到谁,谁就必须在真心话或大冒险中选一
个,不然就罚酒五杯。」
  转盘转啊转,佳慧运气不好,连中三盘,当时我不知道哪根筋不对,问了这
样的问题:「佳慧,你有过几个男人?」佳慧脸红了下,不肯回答,喝了五杯啤
酒。第二盘,她又喝了五杯啤酒,第三盘没想到还是转到她,我再次问同样的问
题,她摸着圆滚滚的肚子,不敢再喝,狠狠的回答了个「八个」。
  听到这个答案,我和妻子都震惊了,他们结婚不过一年,佳慧居然被八个男
人干过,不知这三个男人是婚前还是婚后?再看阿志,他却无所谓的继续K歌,
看来他肯定一清二楚。
  风水轮流转,转盘一连五次都指向妻子。佳慧连连冷笑,誓要报刚才的一箭
之仇,问了个同样的问题,不过问法更泼辣:「小婉,你和几个男人上过床?」
  妻子闻言憋了个面红耳赤,咬咬牙,答:「一个都没有。」阿志和佳慧闻言
笑得从沙发上滚下来:「一个都没有?你老公不是男人吗?」
  这时我忙为她解围:「佳慧这几天来月事了,我们还没有……」他们两个一
直表示不相信:「婚礼来月事,你们之前处了三、四年,奸夫淫妇,乾柴烈火,
不信你们没干过。」妻子堵咒发誓绝对没有,他们一味的胡搅蛮缠不相信。
  缠了一阵,佳慧双手一拍,想了个坏主意:「来,现场验看看,处女膜还在
不在。」我们当场就崩溃,这泼妇还真敢说,在这怎么验?难道让妻子在这里脱
下内裤,让他们仔细查验吗?
  佳慧不但敢说,还敢做,当场就去掀我妻子的长裙,妻子自然不依,两人在
KTV的沙发上扭成一团。妻子和佳慧都是穿的一袭长裙,玩闹中,两人修长雪
白的大腿不时露出来,白花花的差点晃花了我的眼睛,再看阿志,他也是看得两
眼发光,津津有味。我怕再这样下去,妻子非得当场走光不可,忙阻止佳慧继续
闹:「我们认罚,啤酒我替婉如喝。」
  我「咕噜咕噜」喝完五杯啤酒,谁知佳慧又继续问那个问题,我知道她是报
仇来了,暗恨自己嘴贱,又是五杯啤酒下肚。谁知还没完,接下来三次又转到妻
子,我连喝十七杯啤酒,再也喝不下去,妻子急得直拉着佳慧的手款款求饶。
  谁知这小浪蹄子玩心又起,道:「不验处女膜也行,让我看看你的大腿能不
能合得拢,据说合得拢就是处女。」妻子无奈只好请求佳慧一起去卫生间验,佳
慧说什么也不答应,直说这里没外人,不用担心。
  妻子看我喝啤酒喝得快吐的样子,咬了咬牙,双脚站直,把素白的长裙拉起
来,一直拉到三角裤都快露出来了才停止。佳慧趁妻子刚站稳的机会,把她直接
推倒在沙发下,两手抓住长裙下摆一拉,整条长裙都给她脱下来了。
  「啊!」春光乍泄,妻子忙双腿曲起来,整个人缩蜷在长沙发上,但是掩不
住肥美的翘臀,赤裸裸的暴露在我们眼前。阿志看得心荡神移,我发现他的裤裆
已经明显的鼓了起来。
  我正要开口叫佳慧不要胡闹,「验就验,谁怕谁!」妻子一边小声嘀咕着,
一边重新站起来。以前读大学时,妻子就喜欢穿着丝质的三角裤,据她说丝质内
裤比较柔滑,不容易伤害皮肤,今天也不例外,可是丝质内裤滑是滑了,却把她
阴部的形状完美地勾勒了出来。妻子两腿之间那个神秘凸起的柔软肉团都已经现
出了它的形状,隔着一条白色内裤,但是中间一道凹进的小沟还是很明显地延伸
下去,令人遐想。
  婉如像个小学生一样,雪白修长的大腿严丝合缝的并拢着,双手紧紧放在腿
侧,俏皮道:「老师,验好了吗?可以把裙子还给我吗?」
  佳慧看阿志口水都快流出来了,也不敢太过份,隔着桌子把长裙递给妻子,
妻子伸手去接,却没接到,长裙掉到满是酒水的桌子上,顿时髒了一大片,彻底
没法穿了。妻子哪想到会是这局面,憋得脸都红了,眼泪一直在眼眶打转,转眼
就要掉下来。
  佳慧看闯祸了,一咬牙,把自己的裙子也脱下来,递给妻子,道:「婉如,
我的给你穿。」妻子接也不是,不接也不是,不知如何是好。我忙打圆场,气氛
才慢慢好转。接下来佳慧也没有穿回裙子的想法,两个女人都光着大腿坐在我们
旁边。
  接下来转盘我们不敢玩得太疯,尺度也尽量控制,其中佳慧还过来和我喝了
几次交杯酒,妻子也喝了不少,盖着我的衣服在沙发上睡着了。慢慢地,我的脑
袋越来越昏沉,越来越想睡,阿志和佳慧也明显喝多了,满脸红光,说话都大舌
头。
  等我昏昏沉沉的醒来,发现阿志睡在我旁边,对面沙发上,四条雪白的长腿
彼此交缠不断蠕动,我勉强把眼睛再睁大些,仔细看清,却是佳慧压在妻子的身
体上,两人都是只穿着内衣内裤,而佳慧一只大长腿伸到妻子的双腿之间不断摩
擦,阵阵若有若无的呻吟从妻子的嘴里发出来。再仔细看,妻子的内裤挂在小脚
上,下体竟然光溜溜的。
  怎么回事?我彻底搞不明白了,昏昏沉沉的头脑也想不出个所以然来,这时
佳慧来到我旁边,把阿志摇醒,阿志今晚也喝得不少,虽然被摇醒,却仍迷迷糊
糊的。这时佳慧把嘴凑到阿志耳边说:「婉如真的是处女耶,我看到她的处女膜
了。」
  「我……我不……不信……」阿志大着舌头,迷迷糊糊道。「不信你自己去
看。」佳慧把阿志扶到妻子的沙发上,按着他的头凑到妻子的下体处。
  阿志头一凑下去,一股处女的芬芳顿时扑面而来,妻子的阴唇肥厚,紧紧闭
合,色泽粉嫩,外面因为佳慧刚才的摩擦却非常潮湿,乌黑亮丽的阴毛若有若无
的掩在嫩穴口,在KTV的灯光照射下,闪亮的淫水衬托着乌黑的阴毛、粉红的
阴唇,分外迷人。
  「扒开看看。」佳慧在一边教导。阿志伸出颤抖的手,用两指分开妻子两片
柔嫩的嫩肉,顿时看到嫩穴内一圈小小的开口小薄膜在颤动着,那开口像一个小
小的月牙,正变幻着迷人的色彩,果然还是处女。
  阿志越看呼吸越急促,一只手抓着妻子的一条左腿用力分开,另一只手伸出
食指沾了沾溢出的淫水,把黏液涂得妻子阴部到处都是,时而伸出大拇指按在阴
蒂上转圈,时而伸出小拇指、中指轮流浅插着阴道,使妻子的身体发出阵阵颤抖
和痉挛,呻吟也越来越急促。
  我怒火中烧,想爬起来阻止,却全身无一丝力气,连喊都喊不出来,只能看
着阿志在我都来不及享受的妻子美穴上尽情玩弄。
  随着阿志的的玩弄,一颗粉红色的豆芽从妻子两边隆起的大阴唇间微微探出
头来。阿志的手指临空作势弯曲几下,毫不留情地挖进妻子柔软又温热的阴唇中
间,沾了沾里面已经摩擦得发白起泡的黏稠液体,缓缓地在阴蒂上摩擦起来,由
慢到快,妻子的淫水更是像开了闸的洪水,不停地流出来。那是我最爱的娇妻的
处女穴啊,我刻意保留到新婚,从未临幸过的处女穴,如今却被别的男人尽情玩
弄。
  佳慧呢?阿志居然在他老婆面前玩别的女人!这时我才发现佳慧已经有一段
时间没有声息了,却看到她倒在妻子的旁边呼呼大睡。
  阿志看老婆醉得不知人事,更加大胆了,把妻子的文胸也脱下来,一只手紧
紧地攥住她的右乳,用力捏起来,然后一口含住妻子左边的乳房,用舌头大力刮
着、舔着她粉红而暴怒挺立的乳头。他的右手还探在妻子的阴部,一边感受着满
手的滑腻,温热的阴唇夹住的舒服感觉,一边感受着左手随着捏弄不断变换形状
的乳房,感受着嘴里变硬挺立的乳头和妻子那剧烈的心跳。
  这时候我看到妻子的眼睛慢慢睁开,可能在阿志的玩弄下清醒了过来,但酒
后宿醉的感觉大家都懂,此时妻子就像我一样,虽然意识清醒着,却没法挣扎,
只能继续任由阿志玩弄。
  阿志好像没发现妻子醒来,玩弄一会后,马上迫不及待的把裤子脱下,一根
乌黑油亮的大龟头怒挺着,差点砸到妻子的小嘴。
  他把妻子雪白的大腿掰开,肉棒顶在妻子湿滑的花瓣上巡弋着,直到龟头被
蜜汁淫水润泽得发亮的时候,才缓慢地增加着压力,两眼凸出来般兴奋的看着妻
子整个私处在他前端的大龟头传递的压力下慢慢变形。其实这时候他只要粗腰一
挺,那颗卡着的大龟头就能突破妻子的阴道口,但他只是非常缓慢的匀速向前压
着,好像是要成心享受大龟头一丝一毫开拓性插入这个清纯漂亮的纯洁少妇窄小
私处的过程。
  我眼睁睁的看着妻子圆翘挺实的屁股一动不能动的被阿志插着靶心,并且还
在不断使力向她阴道深处压进,怒火中居然夹杂着一丝丝的兴奋。那是我的新婚
妻子啊,那从未被开垦过的处女地,原本是保留给我的,现在却在我的面前敞开
着迎接别的男人丑恶的肉棒。
  妻子被大龟头不断加大的压力和疼痛,紧张得搞得整个身子都僵硬了起来,
喘息声越来越急促,两只小手紧握着拳头,伸直在沙发上的小脚脚趾紧闭,脚掌
绷直。只见她阴道口的凹坑也越来越深,好像妻子整个阴部都要被阿志的大龟头
扯着带进阴道里似的。
  阿志好像玩够了,腰一挺,妻子「丝……」的发出吸气声,声音中带着几丝
痛苦,又带着几丝欢娱,本来弓起的脊背也软了下去,只见妻子私处那黑黑的一
团突然一下变小了。
  阿志的大龟头终於全部没入了妻子窄小的阴道内,只是妻子的阴道口因为被
那大龟头撑大在极限扩张状态太久,看起来红红的有些肿涨,一下子还没收缩回
来,两片粉红的嫩肉无比紧密地夹着阿志佈满青筋疙疙瘩瘩的阴茎。阿志好像也
怕弄痛了妻子,干进妻子的肉穴后就没再挺动,这时一股鲜血从阿志的肉棒边缘
涌出来,那是妻子的处女红。
  大龟头哽在阴道里给妻子带来了超强的充实感,甚至有点涨痛,阴道口因压
力一下消失了,痛感也大为好转,妻子眼睛紧紧闭着,体会着那大龟头在自己阴
道里的感觉。
  阿志从来没想到自己丑陋的粗大肉棒真的能插进好友新婚妻子的身体里,大
龟头全部被妻子阴道里的嫩肉紧紧裹着,不时在妻子阴道收缩时被重重的夹上一
下,因为妻子的淫水又多又在阴道里流不出来,使得阿志的龟头前端像是泡在热
水里一样。今天的一切肯定会牢牢的刻在阿志的脑海里,天堂里也没这般刺激的
享受。
  停了一会,阿志开始动了,他先将肉棒向外一抽,顿时将妻子肉穴两边的粉
红嫩肉带得全鼓了起来,本来正在慢慢收缩的阴道口也给大龟头压的向外翻着。
  「好烫!」这时我听到阿志嗓子里冒出一阵公牛般的低吼,他半蹲在沙发边,
疯狂地晃动着自己的下身,每每都是尽根而入,粗大的肉棒在妻子娇嫩的肉穴里
快速的进出,KTV包房里只听见肉体相撞的「啪啪」声、妻子和阿志结合处的
水声、妻子逐渐高昂的呻吟和阿志如牛的喘息。
  阿志狂操了妻子半个多小时,身子一阵哆嗦,龟头死死顶着妻子阴道的最深
处射精了,妻子娇嫩的肉穴第一次迎接男人滚烫精液的洗礼,把她烫得呻吟了起
来,整个身子也跟着颤抖起来。大概因为阿志精液喷得特别多,两个人都抖了十
来下,我看着是极度兴奋又有点伤感,我新婚的娇妻居然用阴道接受了别的男人
的精液。
  可惜阿志挺了一会,粗大的阳具还是软了下来,「啵」的一声把自己的肉棒
从妻子饱受摧残的嫩屄里抽了出来。只见妻子的私处已张开了一个红红的大洞,
洞口不断地流出一大滩白色的精液和红色的处女血,粘满了她的整个私处,空气
中弥漫着一股栗子花的味道。